第三百二十四章 神话起源

时间:2019-09-04 13:56:17

  
      天空之城,极其巨大,漂浮在云层之上,有着一股神圣光辉笼罩。
  
      这座城,通体由无数圣洁玉石构造,至少能容纳数十万人在里面居住,但这里住的都是一些长着翅膀的天使。
  
      而且数量不少,每一个天使都有着极强的战力。
  
      在天空城中央,有着一座神殿耸立,散发朦胧的光芒,神圣无比。
  
      “主,有一东方强者到来,请您定夺。”
  
      神殿内,米迦勒恭敬的跪在大殿之上,低着头,不敢抬起来看前方大殿之上的那一个无上神座。
  
      在那一张神座之上,端坐着一道朦胧的身影,浑身包裹着浓浓的圣光,威压浩荡,仿佛一尊高高在上的神灵。
  
      “东方神话的起源”
  
      圣光里传来这样一个声音,无喜无悲,不含一丝情感波动,透着一种高远至上的气息。
  
      祂就是无数天使的至高唯一的主。
  
      “东方乃是一切神话的起源,从那里走出来的神魔多不胜数,几乎每一个神话时代都从那里开始,又从那里结束。”
  
      神光弥漫,里面的朦胧身影自言自语,淡漠的声音中蕴含着一股威压,神圣不可侵犯。
  
      祂的容貌很模糊,看不真切,有着一团朦胧的圣光遮掩,无法见得真容,却透着一种不可亵渎的神威。
  
      “神话的起源与终结,那里埋葬了太多的神魔,乃至葬下了数个神话文明和几个神话时代。”
  
      “东方,目前不可踏入,一旦踏入必然遭劫。”
  
      “那里就是一座大墓,葬了无数神与魔。”
  
      祂一字一句传达了自己的意志和信念,不能踏足东方那片充满恐怖色彩的土地。
  
      因为那里就是一座大墓,葬下无数神魔,埋葬了数个神话文明和神话时代,乃是神魔起源,又是神魔终结。
  
      “等末法屏障破灭,消灭了天外邪物,吾再去唤醒天堂之墓,取回上帝之血才能恢复昔日荣光。”
  
      “至于现在,安心蛰伏在这片西蛮之地静待时机。”
  
      说完,神光里的身影渐渐消失隐没,没有一点痕迹,只留下大殿里跪着的米迦勒。
  
      “是,谨遵吾主神谕!”
  
      他恭敬领命,低着头退出了神殿,深吸一口气,转身振翅飞走了。
  
      神殿中,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影,更没有天使守卫,仿佛这里没有一点守卫力量。
  
      “神魔即将复苏,又一个神话时代开启了,这一次谁能超脱神话?”
  
      “宿命的轮回,神话的破灭,谁能逃过神话的终结?”
  
      忽然一个淡漠的声音传来,在神殿中回荡着,久久不曾平息。
  
      此时,三百公里外一座山顶上,盘坐在那里的夏炎缓缓睁开双目,眼里闪过一缕异样。
  
      “主?”
  
      “神话起源?”
  
      夏炎喃喃自语,眼里透着一丝丝震动,显然刚刚窥视到了天空城的一角情况,而且探听到了一些秘密。
  
      他之前碰到了米迦勒这只炽天使就有了想法,离开后直接找了这座山头盘坐在这里,开始探查天空城的情况。
  
      借助着空间奥义,还有九色鹿的帮助下,夏炎轻而易举的隐匿了自己的气息和意念,从而悄无声息的探听到了一些秘密。
  
      他看到了天空城的情况,知道了里面隐藏着多少天使,根据他探知到的信息来看。
  
      那座天空城里面隐藏着十几万天使,有着两位炽天使,也就是大天使长,一个是之前见过的米迦勒。
  
      另一位则是没见过的堕天使路西法,两大天使,一光一暗,炽天使米迦勒,堕天使路西法,是天空城那位主的最强两大手下大天使。
  
      至于那位神秘的主,夏炎不曾探查到一点情况,因为不敢轻易探查,很可能会被发现。
  
      只是他没想到自己竟然听见了一些秘密,从那位神秘的主那里听到了关于东方的一些秘密。
  
      或许,这位主很可能就是某个神话时代的神灵,根据祂之前提过的,东方乃是神话起源,更是神话终结。
  
      那里隐藏着无数惊天大秘,埋葬了数不清的神魔,更埋葬了数个神话文明,终结了数个神话时代。
  
      几乎每一个神话时代都从那里开始,又从那里结束,仿佛就是一个轮回的起点和终点一样。
  
      更像是一座大墓,孕育了数个神话时代,又埋葬了一个个神话时代。
  
      “神话时代,神魔文明,地球到底隐藏着多少秘密?”夏炎心里震动不已,想着这些信息的含量太惊人。
  
      他甚至从中猜测到了许多的恐怖信息,了解了地球的真正神秘一面,还有着东方的独特与神秘。
  
      那里好像是神话的摇篮,又像是神话的坟墓,总之,从那里诞生了数个神话时代,又一一终结了。
  
      听那位天空城的主最后说的一句话,又一个神话时代开启了。
  
      “难道,末日灾变其实就是一个全新的神话时代来临?”
  
      夏炎想到这眼神一亮,内心震动,恍惚间捕捉到了一些真相,但又感觉什么都没有。
  
      这感觉很难受,郁闷的让人吐血。
  
      他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内心的沸腾思绪,默默的思索着接下来该怎么做,又如何应对未来可能出现的古老神魔?
  
      “夏炎,刚才那位应该是某个时代的神祇,从残魂之中挣脱了轮回枷锁重新复苏过来的。”
  
      九色鹿忽然开口提醒一句,告诉他这一消息和认识。
  
      它看出来,那位天空城的主,乃是某位神话时代里面的神祇,从残魂的轮回枷锁中挣脱出来,重新复苏。
  
      听了它的话,夏炎面露惊讶,说道:“也就是说,现在地球上的许多强者都有可能是某个神话时代里的神魔残魂复苏和觉醒?”
  
      “有可能!”九色鹿微微颔首承认。
  
      它解释道:“根据我的传承记忆里面的信息记载,神葬星之上孕育了数个神话文明,造就了几个神话时代,这是在宇宙中绝无仅有的。”
  
      “这就造成了神葬星的特殊性,能孕育出数个神话时代,又一次次的终极了这些神话,其中隐藏着的恐怖让无数人猜测,从而引来了许多大人物们的觊觎,这点你得小心。”九色鹿给夏炎发出了一个警告。
  
      他听完点点头:“我心里清楚,不过,听你这么说,看来地球还真的有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神葬星,一直有着无数个版本的传说在流传着。”九色鹿开口说了句,接着顿了顿。
  
      它看了看夏炎才继续说道:“根据我的猜测,神葬星里面被埋葬的数个神话时代里面的神魔,很可能有着许多强横神魔未曾完全熄灭,还有着残魂在轮回中苦苦挣扎抗争,随时都会苏醒过来。”
  
      “而这一次,或许又孕育出了一个全新的神话时代,即将开启了。”它说起这个就忍不住激动。
  
      为啥,因为能亲自参与一个神话的诞生,更能身处在这一个神话时代里面见证一切神魔的诞生自然忍不住激动了。
  
      “神话么?”夏炎喃喃自语,站起来眺望着远方黑沉沉的虚空,没有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
  
      许久后,他才幽幽说道:“神话又能怎样,还不是终结了,看情况唯有超脱神话才能真正避免被终结的命运。”
  
      “但我不解的是,强大的神话时代,无数神魔,为何被终结,又是何种力量将它们给终结了?”
  
      夏炎心里涌出一个深深的疑惑,对这一点非常的不解,无法理解无数强横的神魔,为何被终结了?
  
      是谁终结了神魔,是谁埋葬了这些神话时代?
  
      “这世界更乱了,说不定,在我们的身边就有着某个时代的神灵正在复苏,觉醒前世记忆。”
  
      夏炎自言自语的说着,忽然顿住,整个人愣在那里,神情显得有些恍惚了起来。
  
      “觉醒,记忆?神话,神魔,难道”夏炎面色变幻,心里想到了一个可能。
  
      但很快又被他否决了,自己身上肯定没有这般简单,一定还隐藏着其他的秘密,只是现在没这能耐知道罢了。
  
      “算了,多想无益,还是尽快提高实力,有了强大的力量,何愁任何秘密不能一一展现在我的面前?”
  
      夏炎挥散了心神中的杂念,整个人气势一变,不再纠结于这些问题,反而是将实力重心放在第一位。
  
      唯有强大的实力,才能保证自己的一路安全,才能探知更多的深层次隐藏的惊世秘密。
  
      没有实力,一切都枉然!
  
      “你得小心了,若那个说的是真的,那名东方目前正处在一个神魔即将速度的复杂情况中。”
  
      “神魔的强大你是知道的,小心被某个觉醒记忆的神魔给镇压了。”
  
      九色鹿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那表情要多欠揍都多欠揍。
  
      夏炎无语的看着它,这家伙是不是有些得意忘形了?
  
      “你难道忘了,跟着我,你会发现自己的遭遇比起之前来说要更加的精彩绝伦。”
  
      霹雳!
  
      话音刚落,一道霹雳从天而降,瞬间击中夏炎的脑门,强大的蓝紫色电流包裹着他的全身。
  
      仅仅一刹那,夏炎头发根根焦黑,乱糟糟的仿佛一团杂草,浑身还冒着一缕缕青烟。
  
      肩膀上,九色鹿被这一道闪电吓了一大跳,浑身冒着九彩神光,挡住了那股突如其来的闪电,并没有一丝的影响。
  
      但看见夏炎那凄惨狼狈的模样,九色鹿都忍不住要笑出声来了,还是硬生生的忍住。
  
      太惨了!
  
      夏炎这造型看起来真的太惨了,话刚说完就被雷劈,这家伙,是运气冲天还是霉气滔天呢?
  
      他一脸焦黑,愣愣的看着黑沉沉的天空,刚刚一道闪电将他给打懵了,心里一万字草泥马奔腾而过。
  
      我有句不知当讲不当讲!
  
      面对如此情况,夏炎只能无语吐槽了,心里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专门招灾的啊?
  
      “夏炎,我已经无法看出你的气运强弱了。”
  
      忽然,九色鹿面色严肃的说了句,神情凝重,眼里透着一丝丝惊骇和不解的神色。
  
      它已经无法感应到夏炎的气运强弱,甚至都无法感应气运的存在了,仿佛不存在气运一样。
  
      夏炎听了面色微变,忍不住施展了命术,直接看向了自己的气运所在的头顶。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真的吓一跳。
  
      “这”
  
      夏炎都被自己看到的一幕惊呆了,瞪大了双眼显得无比的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