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九章 风波

时间:2019-09-04 13:55:15
穆凌绎回身看着拉住自己的颜乐,小心翼翼,如呵护着易碎的物品一样,将自己颜儿的手从自己手上拿了下来,放到了被窝里,而后又拉着被子将跪坐着的她裹得紧紧的。
  
  “颜儿乖~”他的声音,很轻,比平时更加的温柔。
  
  颜乐的嘴角僵了僵,很是疑惑的看着他。
  
  穆凌绎丝毫都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对,凑近她在她的额间稳了稳,继续用轻柔到颜乐很奇怪的声音哄着她。
  
  “颜儿乖~洗漱完用早膳,喝药,然后再睡觉,不能饿到了。”
  
  颜乐听着他的话,小嘴张了张,倒是问不出什么明确的问题来。
  
  因为自己的凌绎说,为了他,要好好爱护自己的声子。
  
  自己受了箭伤,所以他好好的照顾着自己,好似没有什么不对?
  
  颜乐最后什么都没说,乖乖的配合着穆凌绎,洗漱,吃饭,喝药,都在船上,他体贴的喂了自己,哄着自己心甘情愿的接受。
  
  穆凌绎看着自己乖巧的颜儿,俯身卿了卿她,抱着她坐在,自己的腿上。
  
  “颜儿乖~吃好了得先坐一会,不能太快躺下去。”
  
  他眼里是极深的笑意,但和平时相比,多了心疼和小心翼翼。
  
  他会满足自己的颜儿想睡一整天的要求,亦会陪着她在船上睡着,抱着她。
  
  但在盼夏替武宇瀚来询问穆凌绎上不上朝去的时候,颜乐是彻底的觉得有不对的地方了。
  
  “凌绎?为什么我觉得你变得奇怪了?”
  
  颜乐微蹙着眉,明亮的眼睛很是疑惑的看着穆凌绎,想这个自己其实也回答不出来的问题,自己的凌绎可以回答。
  
  穆凌绎对着内室外的盼夏回复了不去的话后,回眸看着自己的颜儿,并没有觉得自己今天有哪里奇怪。自己还是爱着可爱的小颜儿,呵护着可爱的小颜儿,抱着可爱的小颜儿,生活还是如常的美满,有什么不对?
  
  他最终,摇了摇头,柔着声音回答自己的颜儿。
  
  “没有~颜儿,我还是我,很爱很爱你的我。”
  
  颜乐原本的疑虑被穆凌绎爱意十足的话惹得没有办法再问下去,很是疑惑的歪头,痴痴的,看着他,默然了好久。
  
  穆凌绎看着颜乐,指尖的勾着她的秀发,挽到她的耳后去,让坐了好一会的她,可以躺下休息了。
  
  “颜儿应该不会撑了,可以躺下来了。”
  
  他说着,心里估摸着让她睡一个时辰,药差不多没了,就可以喂她喝药酒了。
  
  颜乐感受到自己的凌绎抱着自己就要躺下去,小手,扒着,他的肩膀,不然他再动。
  
  “凌绎!颜儿想去外面,去晒太阳好不好~”她眼里尽是熠熠的光,小手指着那透过窗洒进屋里的阳光。
  
  穆凌绎依着她指的方向望去,看着外面温暖的黄光,仔细的思考起来。
  
  现在是冬天,外面确实会冷,但冬天的阳光却也不晒,反倒暖暖的,很舒适,自己的颜儿之前因为昏迷躺了三天,现在醒来,可以活动,在屋外晒晒阳光确实不错。
  
  他想着,回神望向颜乐,点了点头。
  
  “好~那我为颜儿更衣。”
  
  颜乐因为穆凌绎迟疑了一会,有些发愣,惊讶以前这种凌绎会极快答应的事情,他现在都要很仔细的思考了,好奇怪?
  
  她木讷的点点头,任由着自己的凌绎为自己更衣,更围上比昨天更加厚实的披风,然后将自己抱起来,出了屋子。
  
  “凌绎?”
  
  她潘着他的肩,看着他抱着自己坐在院里的石椅上,还是觉得很奇怪。
  
  穆凌绎并没有感觉到一丝一毫的奇怪,他很是镇定的看着自己怀里疑惑的颜儿,抚摸着她在阳光之下变成了琥珀色的秀发,柔着声音回应她。
  
  “恩,颜儿,我在,颜儿可会冷?”
  
  颜乐愣愣的摇头着,根本不知道这样奇怪的感觉是怎么产生的。
  
  穆凌绎得到颜乐不冷的答案,一副很欣慰,很庆幸的模样,点了点头。
  
  他很欣慰自己,将娇弱的颜儿照顾得很好,不会太冷,不会太热,自己一直抱着她,她也不会累,伤会很快好的。
  
  颜乐还是一直看着穆凌绎,抬手轻轻的戳了戳他在阳光之下十分闪耀的俊脸,不自觉的贴近,轻轻的落下甜密的稳。
  
  “凌绎~颜儿可以卿卿你吗?”她已经卿了,但她觉得,未过尹,还想卿,继续卿,自己的凌绎,好好看,好想好想不断的卿稳他,触墨他。
  
  穆凌绎感受到颜乐给与自己,极深的爱意,脑海里不觉的发现昨夜梦境中,可爱的她抱着自己,努力的要自己给她卿卿,一副不卿到不罢休的坚持模样。他看着她那近在咫尺的脸,反过来将颜乐拥得更紧,而且直接稳上她的纯。
  
  他渴望她,不会和小时候一样逃避的。
  
  自己颜儿要的,从来都是最简单的,只是自己而已。
  
  这样的她,自己怎么可能不去满足她?
  
  颜乐小手抓着穆凌绎的衣角,任由着自己的凌绎,从惹切和可望,火熱的吻着自己,到温柔的稳着自己。她感觉自己的心,由迷人的凌绎,掌握着。
  
  穆凌绎第一次在对自己的颜儿沉谜之中,没有察觉到那已经来到两人不远处的身影。
  
  被梁启珩差遣来叫穆凌绎去办案的司警愣在原地,手里的配剑因为太过震惊都掉了出去,惊扰了穆凌绎和颜乐。
  
  两人极快的回神,看向来人呆呆的令着,一点反应都做不出,看着两人。
  
  穆凌绎眼里的寒光瞬间重了起来,将怀里的颜乐拥得更紧,轻声哄着她。
  
  “颜儿别怕~我们是夫妻。”
  
  颜乐的脸很烫,她觉得羞得见不了人。
  
  但...好像自己和凌绎被看到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她听着穆凌绎的安抚,默然了一瞬之后,抬头看着自己的凌绎,重重的点头。
  
  穆凌绎移回了警告司警的目光,回眸却用温柔到极限的目光看着颜乐,用自己微凉的手,轻轻的抚墨着她的小脸。
  
  “颜儿乖~”
  
  他看着自己的颜儿,明亮的眼睛熠熠的看着自己,对着她极为宠溺的笑着。
  
  颜乐看着自己的凌绎,坦荡,着,丝毫不介意与自己的亲谜被别人看到,和昨天一样,心里也真的释怀了。
  
  “凌绎~颜儿以后会慢慢习惯的,和凌绎恩爱,不怕别人知道,不怕别人看到!”
  
  她的声音,带着强撑的勇气,说得有些壮烈,让穆凌绎爽朗的笑了起来。
  
  “小傻瓜开窍了~”他失笑着,抱着怀里的人儿,真的好想和刚才一样,深稳她。
  
  司警本来被穆凌绎警告的眼神盯得腿发抖,现下听着他从未听过的爽朗笑声,心里真的是要喊天喊见鬼了!他们的冷情统领呀!见一次刷新一次自己的三观!
  
  他想着,偷偷的抬头,想再看看这天造地设的一对,但却与穆凌绎望向他的目光相迎,更冷冷的被问了一句:“何事。”
  
  司警觉得,他们穆统领说话,可能只有两个音调,一个是对公主,温柔到外人不敢相信世间有如此温柔之人然后充满爱意的声音。一个是对着除了公主之外的所有人,冷到让人心颤的声音。这样的声音,不带任何的情绪,就连问着自己为何而来的疑惑都没有。
  
  司警想着,迁诺的俯身,行了大礼,之后才禀告:“启禀统领,出事了,谢家家奴中难免有寻常百姓家的儿女,那些父母找上了抗暝司,说要带回死者的尸体,秦匡大人出面,将骨灰归还之后他们却说,人死要入土为安,现在抗暝司什么都没通知他们,就将他们的儿女焚化了,他们不能接受!”
  
  颜乐听着司警的话,转身去看着这上一次就来过一次的司警,向于穆凌绎开口询问他。
  
  “那些人都很无辜,但为时已晚,我们也没办法,待会你回去,补贴他们一些银两吧。虽然说人死不能复生,补偿再多都没用,但也好歹可以让他们分分神,不要那么痛苦了。”她的声音淡淡的之余,带着极深的愧疚之意。她知道,他们是被鼓动的,但他们也是真的无辜,这一切都是白易算计好的,所以自己最多也只是弥补一下过错,然后希望这些寻常百姓以后的生活可以好过一些。
  
  穆凌绎看着怀里强忍着伤情的颜乐,手轻轻的拂过她的背脊,安抚着她不要难过,然后让宣非出现,去穆府去私银,不要动用抗暝司那些国库拨过来的公银。
  
  宣非现身在穆凌绎的身边,听着自家主子的话,要答应之时被颜乐叫了声。
  
  “就在这拿就好,宣非去找盼夏带你去,然后询问一下盼夏,请教一下她得给多少,然后你再翻个十倍补偿他们。”
  
  “十倍?”宣非听着颜乐轻声和自己说着,很是疑惑。
  
  颜乐看了穆凌绎,眼里带着询问。
  
  穆凌绎摸了摸自己颜儿的小脸,默然的点头。
  
  自己的颜儿,她想得很周到,现在在侯府,司警也在这,在这取最快,而且盼夏算是正常情况下长大的人,她懂得多少银两对普通百姓会真的弥补到位,然后自己的颜儿,出于真心,愿意在提升十倍之多,安慰这些可怜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