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六章 开门

时间:2019-09-04 13:55:12
洞厅被法术灯笼点亮。
  
  修士们释放灯笼照明驱散黑暗,灯火漂浮,却因不知路径踌躇不前,紧接着,一群修为更高的仙人闯入,横冲直撞赶走散修占据好位置。
  
  华服年轻人不说话,有随从施展特殊秘法追寻踪迹。
  
  就见其念咒之后抓白色荧粉抛扬。
  
  粉尘飘飘扬扬四散飘飞,散修们三三两两站远处观望,就见那些荧粉飘到其中某处洞口,忽然汇聚并凝结成一散发荧光女子形象,女子面容虽模糊不清但与之前见过的女仙十分相似,荧光人影迈步走进洞穴。
  
  阴沉脸华服年轻男子冷笑,挥挥手示意向前。
  
  刚刚迈步猛地顿住。
  
  “嗯?”
  
  眼睛发现每一处洞穴入口陆陆续续汇聚倩影,步伐优雅灵动,到处都是……
  
  众多散修钦佩仙家手段奇异,仰慕表情挂脸尚未褪去,就看见这令人尴尬一幕,那仙人脸色当场挂不住了。
  
  “肯定是分身术!对!没错!必定是以分身术搜寻岔路洞穴,此地暗合七十二地煞之术但更为复杂古老,须精细推演方能知晓生门,某需要时间。”
  
  “那还等什么?还不赶紧推演?”
  
  “喏……”
  
  熟悉阵法的行家聚在一起构建模型眼花缭乱推演,按照山洞岔路分布和大小还原阵法,却因太过偏门冷僻进展缓慢。
  
  有散修不信邪偷偷选个看起来顺眼山洞钻进去,华服年轻人等凡仙太仙冷笑。
  
  没多久,洞内飘出来血腥味儿。
  
  随着推演计算。
  
  积云山下埋藏无数年的秘密浮上水面……
  
  白雨珺和猴子沿着山洞走出数里地,山体岩石漆黑如墨,嗅觉敏锐的白雨珺嗅到浓浓龙血味儿,与大肉虫子身上味道很像很像。
  
  岩石中某种成分压制感应能力。
  
  走到此处,观察能力基本依赖双目红外线和嗅觉以及震动。
  
  猴子越走越困乏,猴类在夜晚漆黑时会本能想要睡觉,无精打采扛棍跟白雨珺身后呵欠连连,尾巴尖垂地莫得精神。
  
  走着走着,白雨珺忽然向后伸手抵住猴子额头。
  
  “停!到地方了!”
  
  “吱?”
  
  猴子侧身从白雨珺后边露出毛茸脑袋。
  
  眼前有一座造型古朴粗糙约六层楼高黑色石门,石门上镶刻复杂玄奥线条,通过气味确认以神兽真龙血液描绘,有一股龙威气势,或许因年代久远力量消散挥发所余血液干涸不足千分之一,黑色石门和龙血,压抑沉重。
  
  灰猴仅感觉有股威严气势压迫,而白雨珺感受空气中弥漫的味道浑身想要炸鳞,活得好好的谁愿意放自己血去画阵图?
  
  假如漆黑半夜看见门上涂满人血,谁人不怕?
  
  现在明白肉虫子体内稀薄龙血哪来的了,石门有许多舔舐痕迹。
  
  神龙镇邪,以龙血画阵图绝对不是善于之辈。
  
  门内必有大凶!
  
  积云山分明是一座镇压凶邪远古大阵,龙血画阵图,厚重山脉镇,除了那些大神谁也扛不住,千万不要小觑山脉之重也不要小觑阵法封禁,两相组合力量成倍增长。
  
  但是……
  
  多少万年过去了,里面的玩意儿再结识也禁不住时间长河冲刷,是否尚存?
  
  何况龙血阵图消散挥发斑驳不全,封镇薄弱效用缺失,就算还活着也早就脱困而出摆脱封镇。
  
  “猴哥帮拿一下,待我看看里面有没有我需要的东西。”
  
  把刀递给猴子,双眼变回龙目。
  
  运转神秘真实之眼。
  
  当目光触及封镇时龙血略微闪烁欲抵挡,但在接触发现是龙族后随即变得毫不设防,目光穿透厚重石门……
  
  “好浓的怨气!”
  
  白雨珺双目闪烁红光,强势阻断怨气影响。
  
  门后没有活物只有腐朽和徘徊不散的怨,那是一种被囚禁万年的痛苦折磨,类似能够影响精神的负面磁场,幽暗狭小空间禁闭,幽禁恐惧症早晚会被逼疯,白雨珺心里清楚知道那是何种滋味,当初被镇压沉塘涧好歹还能看见一线天空,也只能依靠沉睡渡过漫长时光,何况大山之下地穴。
  
  双眼一眨又变回呆呆美眸。
  
  “不用担心,时光久远里面的东西早已耗死,封禁效用尽失,咱们进去瞧瞧有没有好宝贝拿去卖钱。”
  
  “吱,不怕打架,卖钱吃酒席。”
  
  “你站左边我站右边,喊一二三同时用力推,一鼓作气推开石门。”
  
  “吱吱~”
  
  忽然,白雨珺拍脑门才想起什么。
  
  “这脑袋,你等我一分钟。”
  
  翻储物袋找出个玉瓶,又用玉石做了个小铲子,趴石门上一点点将阵图里描绘所用干涸龙血刮掉装瓶子里,刮掉才弄明白龙血里兑了某种不知名材料,否则不加以调合的话龙血会自动消散回归天地间。
  
  至于将远古龙血吸收……
  
  算了,白雨珺只想做自己,宁可耗时费力进化提升也不愿吸纳别的龙血。
  
  若是每一次提升都要依靠吸纳,当无血可纳且外来之血无法继续提升时,以后该如何进步?到了那时想改也晚了。
  
  寻思着有空剔除杂质让龙血回归天地,融入世界才是龙族去世后的归宿。
  
  走自己的路,顽强,努力,奋斗。
  
  龙血干涸结成细小晶体,认真一点点刮进玉瓶。
  
  结束后,抬起瓶子看了看。
  
  “啧啧,拿去卖了一定会换得上好资源,但是嘛,本龙做商贩可是有原则的,有的东西能卖有的东西不能卖。”
  
  耸耸肩,把玉瓶收好。
  
  回头看看身后黝黑山洞,猴子也回头,气流变化吹得绒毛轻晃。
  
  “后面的人快进来了,蠢货一群胆子又大,呵,甭搭理,准备合力开门。”
  
  “吱。”
  
  道理很简单,举个例子,于窄巷胡同狭窄空间遭遇恶犬,最后吃亏的八成是人类,没有空间闪转腾挪跑都跑不了,最后难免被抓挠撕咬浑身血淋淋,人族高手擅长远距离施法术而不是与猛兽互相抓挠互相撕咬比爪牙锋利。
  
  就这分岔窄洞穴,来个玄仙也禁不住某白和某猴近身狂暴。
  
  “呸~”
  
  往手心吐点儿龙涎,搓搓小手挽起袖子。
  
  “吱吱,呸呸呸~”
  
  猴子有样学样。
  
  白雨珺看了眼猴爪里快要淌下来的口水默默远离几步……
  
  一只脚迈前一步,弯腰前倾手掌抵住黑色高大石门,一个矮,一个很矮,抵在石门上像极了蚂蚁开门,但架不住力气大。
  
  “一!”
  
  “二!”
  
  “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