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八章 威临北河!

时间:2019-09-04 13:55:08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地球第一剑最新章节!
  
  天风?
  
  天风星系与古战场之间那宽广无比的虚空中,白袍人的身影静静而立,似乎在犹豫着什么。
  
  他抬起左手,掌心对准了天风星居中的那颗阳星,又有些犹豫,还是慢慢放下了手臂。
  
  确实有些太过冒险,抹掉几颗星辰容易,若是被那些阴魂嗅到了蛛丝马迹,反倒是会给小十三他们惹来无尽的麻烦。
  
  罢了,被十三笑便笑吧。
  
  白袍人刚要动念离开此地,却像是在虚空之中听到了什么,对着天风三星的方向掐指推算。
  
  虚空仿佛出现了道道涟漪,老人也像是知晓了什么,露出少许疑惑。
  
  “北河剑派……东天域十大宗门?哪里来的跳梁小丑,胆敢欺我纯阳传人!”
  
  向前一步迈出,虚空之中仿若打开了一道无形的门户,老人身形再次出现时,却已是将天风三星与古战场远远的抛在身后。
  
  一步步向前,宛若于星辰之间漫步而行,星空宛若一张不断被拽动的幕布,转眼间已是换了不知多少风景。
  
  这般挪移,对于老人而言似乎只是正常走路,自身没有任何气息残留。
  
  也不知走了多久,更不知他在无尽星空中跨过了多么漫长的距离,等他停下这悠闲的步子,已是停在一颗褐红色的巨大阳星之前,负手而立。
  
  眼前这也算是难见的奇景。
  
  六颗差不多大小的星辰,均匀分布在这颗阳星周遭的六条圆周轨道上,每座星辰上空都悬浮着一把大若山岳的黑色巨剑,这些巨剑似乎随时都会落下,将这些星辰整颗贯穿。
  
  一股无形的阵势笼罩了整座恒星星系,六颗星辰之上的元洞尽数封闭,只允许元气进行交换。
  
  六面石碑竖在这恒星系边缘位置,每座石碑都散发着玄妙的道韵,能立刻引起路过此地之人的注意。
  
  石碑上都只有两个大道之文,无论是哪般生灵,只要修为境界能达到真仙之境,都能在这道文之上悟出相同的意境——
  
  剑派,北河。
  
  “倒是挺气派。”
  
  白袍人冷笑了声,浑身各处传来了一声声宛若枷锁破碎之声,周遭虚空出现了肉眼可见的皱痕。
  
  待这白袍人自身气息完全展开的一瞬,他毫无动作,只是目中精光一闪,前方六颗星辰的运转宛若同时停顿;
  
  一瞬之间,六颗星辰之上修行的数十万剑修同时喷出一口鲜血!
  
  真仙境之下者只是感觉自己气闷不畅,天仙境修士却是感觉自己大道颤颤,不能自已,宛若自身之道在不断悲鸣;
  
  而每颗星辰之上都有一两位长生金仙,无论是修的哪般道、走的什么元神还是肉身路子,此刻都是面色惨白,浑身抽搐个不停。
  
  也就在此时,在距离阳星最近的那颗星辰上,一道巨大的身影缓缓立起,那却是一名中年文士的模样,对着白袍人所处之地眺望着。
  
  没有什么怒目而视,也不存在什么高声质问。
  
  在纯阳剑派上上下下数十万修士的注视中,本门祖师、前掌门,对着虚空恭恭敬敬地做了个道揖。
  
  “不知哪位前辈路过寒舍,若有怠慢之处,还请前辈恕罪。”
  
  正此时,虚空中传来了一声淡定的问候:“你师父是哪位?”
  
  “家师黄虚真人……”
  
  白袍人眉头一挑,“哦?你竟是那条黄鳝精的弟子?”
  
  那中年文士的面容略带尴尬,但感受着那随时能将自己捏碎的强横威压,只能低头道一句:
  
  “可是我北河剑派有哪个不开眼的弟子得罪了前辈?晚辈定要严惩此人!”
  
  白袍人却是一声沉吟。
  
  那条黄鳝的弟子,倒也不好直接打杀了,毕竟上古时一起浪荡过数万年,交情深厚。
  
  他总不能说是因为天风之事要来教训他们几句,这未免也太掉价了些……
  
  咳,这未免会暴露小十三和神女的踪迹,于他们不利。
  
  掐指推算,白袍人的目光落在北河剑派第三颗星辰之上,左手挥起、袍袖震动,六颗星辰齐齐震颤,那六把大如山岳的石剑几乎同时崩碎。
  
  不仅仅如此,此时‘六峰峰主’、‘八剑长老’,总共一十八名长生境、或是接近了长生境的‘高手’正满脸骇然,他们发觉,自己的大道之路随着石剑一同崩塌,自身境界前进之门被完全封死!
  
  而在那第三颗星辰上,天风门少门主李天耀所在的一处山峰中,那名身穿灰色道袍的中年剑修面色惨白,捂着胸口喷出一口鲜血,自身境界竟如同泄了气的气球一般,疯狂流失……
  
  “封尔道行十万岁,念你是故人弟子便不多问责了。”
  
  白袍人扫了扫衣袖,转身朝着虚空而去。
  
  那北河剑派祖师却是满脸苦涩,门内高手尽皆被封十万年道行,意味着未来十万年修为境界被锁死,无法有半点感悟、无法有半点精进,这责罚委实不轻,但好在这位大能没直接灭了连同他在内的这一十八人。
  
  不然,北河剑派分崩离析也就在数百年间了……
  
  无尽星空的规则就是这般,强者为尊,被人不清不楚的一阵辱骂、封了道行,此时却还要恭恭敬敬的做道揖,道一句:
  
  “恭送前辈。”
  
  那白袍人的嗓音却又在北河剑派祖师心底响起:
  
  ‘黄鳝精虽性子糟糕了些,但最善明哲保身,你身为他弟子,竟是半点此道都不曾学到。
  
  手,不要伸得太长,安稳修行不可吗。
  
  若你再不知悔改,下次有人来你北河剑派,就未必有贫道这般好脾气了。’
  
  ‘敢问前辈尊号,晚辈必日夜奉香祝祷……’
  
  ‘贫道纯阳子。’
  
  纯阳?天庭仙神吕!
  
  那中年文士的面容上满是震惊,此时还来不及回一句话,在虚空深处突然传来了几道强横的威压。
  
  北河剑派数十万修士几乎同时被压趴在地上,那几道威压的源头极速遁来,在北河剑派之上掠过,径直追向了白袍人离开之地。
  
  忽觉乾坤震颤,远处星空有一片星光闪灭,交织在虚空中的一条条大道如同琴弦一般被人拨动。
  
  但奏响的,却是铮铮杀伐之音!
  
  少顷,就听金乌一声鸣叫,一抹火光穿透星空,瞬间消失无踪。
  
  而虚空深处,循着大道脉络,传来了一声满是恼怒的女子喝骂:
  
  “吕洞宾你这负心薄幸之人!我非要将你绑回炼成药蛹!”
  
  这‘天庭之敌’,竟是如此可怖……
  
  北河剑派,站在山巅上的中年文士苦笑了声,自身投影一直立在星辰之上,保持着做道揖的模样。
  
  大能斗法,祸及池鱼,他们小小的一家小剑派也就老老实实听候发落就是了。
  
  总算,等那后来的几道气息也消失不见,这中年文士才缓缓松了口气。
  
  “各峰峰主、长老、内门弟子,速来主峰议事!”
  
  ……
  
  东天御与北天域交界之地,一段没有任何星辰的无垠虚空中,一只金乌凭空出现,随之收敛气息、化作了一名身穿白衣的英俊仙人。
  
  但随之,他面容变得十分苍老,自身境界也完美隐藏了起来。
  
  纯阳子低头看着自己左手,掌心悬浮着一只青铜方盒;而他的目光仿佛透过了方盒,落在了其内的那根断指之上。
  
  “怎么……就有了这般变化……”
  
  他低喃一声,身影归于虚空之中,诡异的消失不见,连半点波动都无。
  
  ……
  
  几日前,风陌星星海城的一处别院中。
  
  一行人围坐在石桌前,同时打量着桌子上摆着的那只酒杯。
  
  张自狂沉声道了句:“这……应该算文物吧?”
  
  “呸,”范疃疃翻翻白眼,“这是非语前辈的祖师爷刚用过的,怎么就算文物了!”
  
  “纯阳子寻到了此处?”怀惊大师嘀咕道,“怎么不让他去灭了天风门?”
  
  王升笑道:“祖师爷此时也在躲避一些天庭之敌的追赶,不便现身,不然恐怕会牵连到咱们。”
  
  怀惊顿时面露恍然。
  
  一旁正拿着那玉碟出神的瑶云却没好气的道了句:“为何这么多天庭旧人,只有他被人盯着追杀?恐怕这里面并非天庭之敌那么简单。”
  
  王升和师姐对视一眼。
  
  十三公主对他们祖师爷的怨念不是一天两天了,这里面有啥事,咱也不敢问,咱也不知道啊。
  
  “要不要去请几位天庭高手过来帮忙?”瑶云拿着手中的玉碟晃了晃,“这纯阳子倒也算做了件有用的事,这里面有不少高手的行踪。”
  
  王升顿时有些意动,但怀惊却道了句:“不宜妄动。”
  
  “为何?”
  
  “一二高手前来看似能解燃眉之急,却是等同于将地球暴露在了百族高手面前,”怀惊笑道,“如今我们的境况并无大危,需要的是耐心,更需要的是避免被人联想到十多万年前的天庭反攻大军。
  
  上次反攻,百族最初应对十分糟乱,可一旦天庭呈现复辟之势,这些摧毁了天庭的势力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危机,又再次按下了各自的矛盾,互相联合,这才有了紫薇帝君最终饮恨。
  
  温水煮青蛙的道理,在这里却也适用。”
  
  “也对,”几人同时点头。
  
  瑶云将玉碟扔到了王升手中,突然问了句:“你祖师爷给你留了什么好东西?”
  
  王道长微微一笑,拿出了那玉扳指。
  
  里面东西倒是不少,就是……都不怎么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