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0 有意思的小联盟

时间:2019-09-04 13:54:59
    葛川同样似笑非笑的盯着我。
  
      我们对视几秒钟后,同时转移开视线。
  
      葛川身后的阵容挺全乎的,杨晨的亲弟弟杨晖、我们的老对手孙马克,以及孙马克的贴身班底方世豪和几个挺面熟的小伙。
  
      孙马克回头朝着经理吧唧嘴:“给我老板换首快乐的,出来玩要的是开心,别特么整的好像跟谁吊丧似的。”
  
      坐在我旁边的柳俊杰瞬间急眼了,梗着脖颈回怼:“啥特么快乐啊?你到正佳广场那块看老太太跳小苹果更快乐,操!”
  
      说罢话,他又朝着T台上六神无主的女孩招招手:“你继续唱你的,谁鸡八让你改歌,让他拿钱说话!服务员,再给我送五个大皇冠。”
  
      孙马克喷着唾沫星子厉喝:“十个皇冠,老子今天还跟你卯上劲儿了,偏要听小苹果,经理,赶紧得!”
  
      “别急,夜生活才刚刚开始。”葛川微微一笑,搂着经理努嘴:“去,把我安排到王总旁边那桌。”
  
      不多会儿,葛川一伙直接在我们左边的卡座坐下,T台上的女孩声音颤抖的继续唱《香水有毒》,而葛川则绅士范十足的握着一支高脚杯,朝我眨巴眼睛:“许久不见,王总最近可好?”
  
      “还行,活的比你想象中充实。”我抓起一支啤酒吧唧嘴:“来葛少,为了再度重逢走一个。”
  
      “呵呵,走一个。”葛川轻抿一口杯壁后,冲着孙马克摆摆手道:“替我送王总一首《死了都要爱》。”
  
      “爱不爱的无所谓,主要是死呗。”孙马克吊着眼珠子冷笑。
  
      “要送也是我送葛少,毕竟这是我朋友的酒吧,跟我的主场没啥区别。”我伸直脖颈冲着T台上的女孩道:“姑娘,还把你刚才那首歌重新唱一遍,五个皇冠够吗?甭管大小,你唱的高兴就好。”
  
      我话音还未落地,又是一道公鸭子似的呱噪嗓门响起:“五个皇冠不显王总小气嘛,十个皇冠,给我来首刀光剑影,送给今晚上在场的所有好朋友。”
  
      循着声音望过去,酒吧门口再次出现呼呼啦啦几个人,带头的家伙同样不陌生,竟是辉煌公司的洪震天。
  
      洪震天叼着烟卷走在前面,身后跟着几个他的铁杆马仔,双手插兜冲着服务生吆喝:“我就喜欢挨着大佬坐,给我安排到王总和葛少当中0间那张桌。”
  
      原本站在葛川桌旁边的经理,马上一脸歉意的凑过去解释:“对不起啊洪先生,那个位置刚刚邓少打电话预定了,我给您安排到旁边行吗?”
  
      “哪个邓少?”一个虎背熊腰的马仔挑眉发问。
  
      酒吧门口又一次响起说话声:“羊城的邓少很多吗?”
  
      这一回,所有人全都齐刷刷的扭过去脑袋,之前因为破鞋被睡,单枪匹马跑到崇市找我们报仇的邓锦鸿不紧不慢的跨着八字路摇摇晃晃走进来,而跟我有过数面之缘的李洁明笑盈盈的陪在身后。
  
      邓锦鸿还没开腔,李洁明已经八面玲珑的双手抱拳打招呼:“王总、葛少、洪总,晚上好啊。”
  
      扫视着面前这帮牛鬼神蛇,我嘴角禁不住上翘。
  
      他们好像葫芦娃救爷爷似的一个接一个的往出蹿,很明显是得到了我来这里的消息,而最有可能放出去这个消息的人除了高利松,我想不到旁家。
  
      葛川率先朝着邓锦鸿抱拳打招呼:“阿鸿,叔叔最近还好吗?”
  
      “老头子硬朗着呢,我死他都不带咽气的,对啦,他前几天刚从山城出差回来,说是带回来你最喜欢喝的什么茶,有时间你上家里拿一下哈,不然回头我还得给你送,麻烦。”邓锦鸿笑盈盈的回应一句,接着又扭头冲洪震天打招呼:“天哥,冒昧占了你地方,你不会跟我闹别扭吧。”
  
      洪震天热情的拍了拍邓锦鸿的肩膀应声:“说什么呢,咱俩还分彼此嘛。”
  
      就这样,身处大厅最中央的我们很自然的被葛川、洪震天、邓锦鸿三伙人包围起来,几桌人有说有笑的相互攀谈,整的彼此间关系好像非常亲密似的。
  
      实际上谁心里都跟明镜似的,场上大家互相之间都多多少少有点羁绊。
  
      我和柳俊杰肯定是死抱在一起的,洪震天跟葛川之间藕断丝连,葛川貌似又和邓锦鸿关系不一般,而那个倚靠着我才进入羊城的李洁明似乎和谁关系都处不错,但又明确站哪队,招呼邓锦鸿坐下以后,他领着个手下直接跑到了角落的一张卡台上。
  
      同理,这帮人可能都不知道我和邓锦鸿曾经在崇市发生过一段“小故事”。
  
      邓锦鸿昂头看向我笑道:“看来以后我得跟墨墨多建议多请王总来捧场,你简直堪比流量明星呐,你看看,你一来,咱们羊城最近风头正劲的几伙青年才俊马上全部到位。”
  
      一道清冷的声音泛起,身着银色西装的叶致远龙行虎步一般径直走了进来:“对呗,墨墨回头应该给你办张终身VIP,酒水点歌永久免费的那种。”
  
      路过邓锦鸿旁边时候,叶致远抬起胳膊很自然的往后拨拉他胸脯一下,皮笑肉不笑的清冷:“借过。”
  
      邓锦鸿杵在原地没有动弹,表情慵懒的反问:“路就这么宽,你让我往哪躲!”
  
      叶致远脸上的表情不变,嘴角仍旧挂笑的出声:“你可以上桌,也可以踩他们身上,总之别挡着我的道!”
  
      “挡你道怎么了!”洪震天“蹭”的一下站起来,梗着脖颈,拽的像个二五八万似的吆喝:“都说羊城一叶遮天下,我们辉煌公司还真不服。”
  
      见到我们这边来盟友了,柳俊杰一点不带惯着的起身就骂:“你特么不服能咋地,草泥马得,长得跟个大头娃娃鱼似的,呼喊个鸡八!”
  
      孙马克歪着身子站起来,冲着柳俊杰威胁:“哥们,说话注点意,这年头因为嘴臭断命的不在少数。”
  
      “你快消逼停的吧,被人从崇市捶到山城,又从山城撵到羊城,自己啥段位心里是一点数没有呐。”别看柳俊杰整天迷迷瞪瞪,但跟人打起嘴炮来是一点不带含糊的,数落完孙马克,他又侧脖看向洪震天狞笑:“不用斜楞眼,你比他强不了多少,哪回跟我朗哥碰撞,你少挨揍了,这会儿往那一杵,装的跟个人似的。”
  
      “你马勒哔,跟谁俩呢!”洪震天瞬间被点燃,暴躁的小眼神怒视柳俊杰,他身后的几个小马仔立时间叮铃咣当的全站了起来。
  
      酒吧门口一声暴怒的吼声响起:“跟谁不跟谁,你行事呐!”
  
      紧跟着就看到剃着个光头的李腾龙领着两个青年径直闯了进来,李腾龙怀抱一杆“五连发”,枪口“腾”的一下顶在洪震天的太阳穴上,声如洪钟一般的咆哮:“我特么问你呢,你行事吗?”
  
      “带枪来的啊,呵呵..”葛川风轻云淡的捧起高脚杯轻轻摇晃两下。
  
      “就他妈你有枪是咋地!”
  
      “马勒个哔的,跪下!”
  
      孙马克、杨晖以及方世豪一人从怀里抽出一把手枪,齐刷刷的指向李腾龙。
  
      “呵呵,操!”向来温文尔雅的叶致远咬着脑袋爆了句粗口,一胳膊搡开前面挡路的一个小马仔,直接坐到我旁边,抓起一支啤酒解渴似的猛嘬两口,随即搂住我脖颈道:“看出来没朗哥,大佬们这是集体给你施压呢,需要我帮忙喊几个哥们不?”
  
      酒吧门外,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泛起,钱龙吊儿郎当的往里走,边走边撇嘴嘲讽:“在座的有一个算一个,今天我指着脑门子告诉你们,全特么是弟弟,甭管是单蹦单,还是特么组团殴,你们哪个在我头狼手下能超过俩回合。”
  
      “包场,不是头狼家的全部往外闪!”
  
      “喂,那边的老疙瘩,没特么点你名是咋地,往外滚!”
  
      张星宇、地藏、王嘉顺、刘祥飞、聂浩然和苏伟康一个接一个的跨步走了进来...